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玩吐槽
页面二维码

分享文章到微信

分享到:

疯子的眼中那一抹初阳

2018-04-14 21:09:28 浏览次数:474

导读 : 不知道我们的记忆中是否都会有个气质清秀的翩翩少年,即使他并不帅气,可是在你眼中,他就是暖暖的阳。图片取自网络001.清秀的白衬衫男孩午后的风轻轻浅浅的吹着,带起地面点点栀子花瓣。疯子吃过了饭,如往常一

(原标题:疯子的眼中那一抹初阳)

不知道我们的记忆中是否都会有个气质清秀的翩翩少年,即使他并不帅气,可是在你眼中,他就是暖暖的阳。

疯子的眼中那一抹初阳 图片取自网络001.清秀的白衬衫男孩

午后的风轻轻浅浅的吹着,带起地面点点栀子花瓣。

疯子吃过了饭,如往常一样与一帮狐朋狗友沿着操场跑步,不一样的是,这次好友盆子在操场旁的篮球架下看见了他的男友,便走去刷存在感了。疯子顿时也来了八卦的兴致,便与知情的人攀谈起来。

“盆子是啥时候交的男友呀,哪个哪个,指给我看看!”疯子八卦地说道。

小五听后便无良的笑了笑,道:“你自己看,那个最好看的就是盆子的男朋友,如果你认错了,那就…”,说着便指向了那边打球的那一群人,还带着些许调侃的笑意。

疯子这才仔细看起,倒也没有忍住微微皱了皱眉头,盆子现在对话的那个明显不是,她自己还在看球场呢!那么该是谁呢?球场上总共也才5个。

“那两个海拔比盆子还低的肯定不是,虽然其中有个清清秀秀,但盆子应该不喜欢比她矮的;那个高高瘦瘦的五官还行,就是黑了点,我不怎么喜欢,但盆子就不一定了;至于还有一个我有映象,前两天才和我们班另一个女生表白,所以也不会是他;至于小五说的最帅的嘛,应该就是那个男生了吧”疯子脑海中将其一个个排除着,到最后还带着些许的洋洋自得。

随后便露出了胸有成竹的表情,抬手指向那个男孩,声调也不禁高了几分道:“是他对不对,这里明显是他最帅啊。就那个穿白衬衫的!”

只见小五翻了个白眼,说:“你什么眼神呀,别人那两个大帅哥摆那你不选,再不济也要猜那个小正太嘛,你怎么就偏偏觉得那个长个娃娃脸的高瘦男孩好看呢?身材虽好,可惜长了一张娃娃脸!声音还粗,结合在一起显得不论不类,有什么好。”

随后,我就把之前的原因讲过一遍,语调中还透露着些许理直气壮,一边还说道:“你不觉得那个清清秀秀穿白衬衫的男孩,看上去显得特清纯吗?”然后还花痴状的重复了好几遍,听得她们也恨不得用针缝上我的嘴。

疯子知道自己嗓门大,然而她不知道的是,球场上的那个白衣男孩听到她的话时,嘴角浮上了一抹笑意,投篮一个比一个准。

002.原来是隔壁班的如风少年

正直青春的我们总是经历着各种各样的小插曲,疯子便在这样的平淡而又微起波澜的生活中,草草度日。

铃声一打,我们也该放学回家,可班主任依旧在絮叨着各种事宜,疯子无奈,一向自诩好学生的她并不准备偷偷溜走,即使她与后门仅仅只有一步的距离,但只是无聊的望着门外。

不过,这回倒是比之前有趣多了,只见一个安分地穿着一整套校服的男孩偷偷地趴在墙头张望着,也不知在看什么。疯子好奇便就一直望着,正好与男孩打了个照面,疯子一眼就认出他就是那天的清秀男孩。

疯子倒也没有自恋到哪去,像她这般疯疯癫癫爱闹腾的假小子,也没准备会有人喜欢,而且就算有人追,她也不打算理会,之前的那个总跟她屁股后跑的,不还是被她打了。

疯子见男孩呆呆傻傻的望着她,不作任何反应,无奈的开口道:“你是不是喜欢我们班的哪个女孩啊,说出来,我帮你。”

男孩的脸一下就红了,呆愣地点了下头,后又不知怎的就跑走了。

疯子见老师不注意,俯身爬出去望了一眼,却只能见到他的身影如风似的,钻进了隔壁的隔壁班。

003.为什么我老能看见你?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那次事情以后,疯子就觉得自己老能看见那个男孩。

早起的她,在操场跑步时,总能见到他的身影,除去周五他会准时打扫东边小树林的环境区卫生,其余时间他基本逗会在操场旁的篮球架下打篮球。

每每下课时分,她出来远眺远景时,想保护保护眼睛时,他也总会在他的教室外的走廊上,不知又在看着什么。

一日三餐吃饭时,她经常能够一转头就能看到他,就连起身倒饭菜时,他也总是能排在她的身后。

更别说疯子有时还刻意经过他的班级,然后在那一团人中,一眼捕捉到并不出众的他。

疯子也不知道怎么呢?她总能在人群之中第一眼就能望见他,疯子只觉得是她的花痴程度又加深了罢。但也不禁想着是不是他也喜欢自己呀。

004.少年你是否就要离开

时间倒也算是不快不慢地过着,没有谁能一直在原地打转,生活总是变化的。

疯子总是幻想着有一天少年能够在一个飘着栀子花香味的时候向他告白,可却考完了中考也没能等到。

疯子在课堂上老老实实开完了班会,草草推脱掉同学的邀约,便百无聊赖地四处转悠着,其实他主要想能不能碰到那个男孩。

她也不知怎的,这回竟生出了一种想要表达自己情感的冲动。她总觉得先告白的人,总是把自己的心放在了最底层,而她的骄傲不允许这样。可是现在,他只想让他知晓她这两年的情感,仅此而已。

可现实令她失望了,空荡荡的教室只零零散散的站了几个人,也不知在策划着什么集体活动。

果然终究只是自己自恋了一把,少年还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疯子见这情况眼中倒也饱含着失落的释然。

疯子走过了他的班级,走路间头都不禁低了几分,感觉连这走了两年的楼梯都在嘲笑她。

没错的,这楼梯也是刻意为他。明明教室后门出来就是楼梯,而她却偏偏为他而绕了一个大圈。疯子总是宽慰自己是因为觉得他喜欢她而慢慢喜欢上他的,可是到头来也不过是自作多情罢了。更何况到了现在,疯子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005.原来你还在

疯子走到楼下后被两个人拦住了,她也不大懂这套路,难道是她又一不小心得罪了哪位社会姐姐?虽然这种事发生的也不少,但疯子终究内心还是有一点点忐忑。

疯子被带到了教室东边的小树林,这个地方她还挺熟悉的,因为这可以从这旁边的家属区通道直接走去小卖部,她常来。更何况这儿还是他扫了两年多的环境区。

疯子只能用这还有不少监控的理由来宽慰自己了。那两人把疯子带到了这,便走了,一脸的不奈。

疯子转头便想溜,突然便传来了一道声音:“你可以等等吗?我有话想跟你说。”疯子一听便知道是他的声音,虽然他们之间几乎从未有过对话,可是疯子就是能够立刻听出来。

他的声音很低沉,和他的那一张娃娃脸很是不般配。但疯子总觉得他的声音很有磁性,疯子很喜欢。

疯子见到是他内心很是激动,颇有小鹿乱撞的意味。转头问道:“你找我有事吗?”疯子故作姿态的端着样子,一点都不符合她平日的作风。却只见他手中如珍似宝地捧着一个盒子,让疯子不免好奇。

“那个你过来一下。”他走过来想拉着疯子的手,可是又怕太过唐突,才刚刚碰到疯子的手,便又抽回,只得拉住了疯子的衣角,想把他带到一旁的椅子那儿。

疯子屁颠屁颠地跟过去了,少年也是满腹心事,倒没能看出疯子的急切。

006.其实我也喜欢你

少年将手中的宝贝盒子递给疯子。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印着某外国建筑物的金属盒子,上面还上了一把小巧的密码锁,开关处的漆也被磨的掉了一层。

“给你的,你看看。密码是0903”初阳的音量放得极低,如果不是疯子就坐在他的旁边,也许根本就听不见任何声音。

疯子小心翼翼地打开那个铁盒,只见里面是一个又一个千纸鹤。如果放以前疯子肯定要吐槽,一个大男孩还搞这种小女生玩得东西,可是现在,疯子就只有满满的满足感。

“可以拆开的,你好好看看。”他的音量依旧很低,生怕一不小心疯子就被他吹跑了一般。

“好。”也许是太过兴奋,一向多语的疯子连话都少了。

疯子仔细一看,发现有四个千纸鹤格外不同,不仅比其他的大了一码,还被整齐地摆在了盒子的四角。疯子一个个小心拆开,只见上面写了:

2013.09.03 我和朋友聚会,真的第一次看见这么会闹腾的女孩,真有趣。可惜她都没有注意我,真想认识一下。
2014.05.06 我想我没听错,她说我很帅,如果我说我想和她做朋友,她会同意吗?
2015.10.26 这是她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其实我喜欢就是你呀,你愿不愿意帮我呢?
2016.06.17 好像我再也见不到她了,我们连志愿都填的不是一个学校,不是说她八成会去Z校吗?只能再见了,我第一次喜欢的女孩。

疯子一张张看完了,可却有点发愣,明显是有些措手不及。

可这却急坏了他,好像怕是有些唐突,忙把东西一股脑全塞进盒子中,并把盒子抢回自己手中。

“对不起,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吧!”说完忙起身要走。

疯子情急之下赶忙抓住了他的手,把他扯回座椅上,道:“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初阳,我…我从第一次见你,到后来慢慢喜欢你,挺久了,那个我…我就想跟你说下,等等,那个以后遗憾。”初阳也是不知所措,说话语无伦次的。

疯子笑了,笑得很是猖狂,反而问道:“我的初吻,你要不。”

初阳一听便愣住了,一脸纯情的模样,正是疯子喜欢的样子。

疯子把初阳的头扳过,恶狠狠的啃咬着他的唇,没错,只是啃咬,疯子除了看了几年的言情小说,情感经历更是一片空白。

“这样你还有遗憾吗?其实我在发觉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也开始渐渐喜欢你。”疯子看着初阳被啃得红肿的唇,好像看上去很软的样子,就像果冻一样,想着便又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初阳好似触电一般,身体颤了一下,道:“你,你…”好像也没想好措辞。

疯子的手依旧搂着初阳的脖颈,头也渐渐低下埋在他的颈间,道:“我想,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留点回忆不好吗?记住了,我们是彼此的初恋哦!以后的真心话大冒险我也不至于被别人笑话了”

初阳也只是伸手箍紧了她,相对无言…

007.疯子如风

疯子伸手拍了拍初阳,“快中午了,我们散了吧。”

初阳看着怀里那个不似以往那般搞怪的女孩,眼中透露着些许不舍,道:“你可不可以陪我吃顿午饭。”

疯子挣脱了他的怀抱,“不了,等下和你走多了你厌烦了怎么办呀!拜喽!”说着便站起身来。

快要到正午了,阳光很是热烈,透过树缝只留有一条又一条的光束。洒在了初阳的身上,并不匀称,可疯子看着就是有着梦幻的味道,少年还是一袭白衬衫,像极了疯子梦里的样子。

初阳开口还想说什么,疯子却是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抬手附上了他的唇角,道:“你可是说了这个是给我的哈。”说着便拿起了那个盒子。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还不满足,我想你做我女朋友,你愿意吗?”初阳见此有些急切。

“再看吧,我们还没成年呢!别跟风玩这些虚的。再见了,我的初恋!”疯子俯身轻吻了一下初阳的额头,转身便离开了。

初阳没见到,疯子转身的那一瞬间,一颗泪水夺眶而出,被阳光照射的分外晶莹,那是她对青春的祭奠……

精彩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