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玩吐槽
页面二维码

分享文章到微信

分享到:

陛下教我做人(重生)-陛下教我做人(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2017-11-24 12:41:23 浏览次数:652

导读 : [db:简介]

(原标题:陛下教我做人(重生)-陛下教我做人(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陛下教我做人(重生)-陛下教我做人(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陛下教我做人(重生)

陛下教我做人(重生)

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哗——”地一声,宋瑷已经被兜头泼下了一盆凉水。

  三四月的初春时节里,空气中还带着冷冽的寒气,宋瑷在冰地刺骨的凉水中稍稍清醒过来,一时之间还有些分不清今夕何夕。

  她还记得自己前一刻刚被一柄锋利的宝剑贯穿心口,正躺在地上不可置信地挣扎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

  来人已经并不年轻,只是养尊处优的生活叫他看上去并不显老,一身暗青色的腾云祥纹袍子衬得他更是稳重威严,此时,他的脸上没了以前那副伪善的样子,看着趴在地上满脸震惊的宋瑷,来人的眼中浮现出了浓浓的嘲讽。

  名满京城,以“宅心仁厚”著称的英国公——虞苍扬,此时的这幅样子,要是被一些平头百姓看见,恐怕都要引来一阵惊诧,只是宋瑷却并不觉得惊讶。

  她早已知道虞苍扬的真实面目,而此时看着他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尽管宋瑷的伤口已是血流如注,她却还是忍不住用着全部的力气想要将怀中的衣服保护起来,只是这一切到底是徒劳。

  那沾了血的衣衫被虞苍扬直接从她的怀中拽了出来,在仔细看过衣服里的信件后,虞苍扬冷笑着将这些纸片全部烧掉,却从衣服中将一块玉牌藏到了自己的怀中,宋瑷无力地躺在地上,伤口的剧痛与力气的快速流逝叫她无法去阻止虞苍扬,而此时一直站在一边的祁阳县主已经飞快扔了沾血的宝剑,谄媚地凑到了虞苍扬的身边。

  “国公大人,下官接下来应该如何处理这个女子?”

  “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就好。”虞苍扬满意地拍了拍祁阳县住的肩膀道:“这次的事情你做的很好,接下来你在家里等我消息就好。”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欢喜的声音激动不已地响起,宋瑷躺在地上只觉得心如刀割。

  这一切本不应该是这样。

  她这一生过得糊涂,最后才知道了事情的一切真相,才知道了原来以前自己一直感激涕零的虞苍扬,才是造成她家破人亡的幕后黑手,她从爹爹临死前留下的衣服里找到了所有的证据,可是就在她拿着这些证据来求祁阳县主,请求他帮助自己的时候,却落到了这样的下场。

  祁阳县主为了巴结虞苍扬,将她杀死,现在还让虞苍扬将这些能证明他罪证的证据全部烧掉,一点不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宋瑷几乎可以想到。

  她死死地瞪着眼睛,心中涌上的痛苦与绝望叫她留了疤的面容更显狰狞,这时门外已经走进来了两个侍从,听着祁阳县主的吩咐将她从地上扛起来慢慢向着外面走去,准备找地方掩埋。

  屋外的天空昏沉沉地布满了乌云,仿佛下一刻便能落下铺天盖地的大雨,宋瑷无力地歪着脖子,通红的双眼到底还是落下泪来。

  她本是高高在上的文国公千金,可是爹爹却因着虞苍扬的算计而被斩首,家破人亡后,宋瑷带着弟弟过着苟且偷生的日子,但老天却还是不愿意放过她!

  她被虞苍扬的女儿设计毁容,险些叫人玷污,她的弟弟在昨天被虞苍扬的儿子杀死,而她现在也死在了虞苍扬的手上,她的全家皆是因虞家而死,如果有来世,如果有来世,她一定要拼了这条性命,将今天自己所受的痛苦全部还给那些害过她的小人!

  宋瑷大睁着眼睛,四肢渐渐失去了知觉,她死不瞑目地直直看着头顶的苍天慢慢断了气……

  可哪里想到的是,宋瑷此时却突然如此清醒地感觉到了寒冷。

  原本麻木的四肢再次找回了知觉,宋瑷有些无措地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却见原本那血流如注的伤口此时竟然已经消失不见,不但如此,她的身体好像也有了一些不一样……

  她在家破人亡后便一直在英国公府里做着侍女,因为纷杂的粗活累活,她的手心早已满是老茧,可是此时,宋瑷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柔软光滑的掌心,就在怔忪之时,一道哭泣声已经响起,她的身上抱上了一个小小温暖的身影。

  “求求你们了,不要打我姐姐!”怯懦害怕的声音颤颤巍巍地响起,语气中满是对她的维护,而这声音也叫宋瑷彻底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我就知道这个丫头是装死,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过一劫!还当你们是文国公府世子小姐呢?再不老实点,我就弄死你们!”狱卒拿着鞭子凶狠地说着,下一刻便泄愤地直接一鞭子甩到了护在她身前的小小身影身上。

  “啊——”疼痛的叫声隐忍地响起,带着满满的哭音,而宋瑷此时也彻底清醒了过来。

  要说刚刚的一切还叫她云里雾里,那么此时,她已经明白了一切。

  她手忙脚乱地将抱着自己的小人扯开,视线在触及到他面容的那一瞬间出现了片刻的凝滞,半晌后,她才将颤抖的指尖抚上了眼前这张小小的容颜。

  小少年不过才十一二岁的模样,五官稚嫩却也英俊,肉嘟嘟的脸颊还带着微微的婴儿肥,也许是因为疼痛与害怕,此时少年的脸上挂满了眼泪,一双与宋瑷一模一样的桃花眼通红发肿,只是却叫宋瑷结结实实地震折了心神。

  许久过后,宋瑷才像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带着小心与试探,她轻声问道:“你是我的弟弟……宋昭?”

  “姐姐,你怎么了?”宋昭有些着急地看着她此时的样子,满是担心道:“刚刚那个坏人是不是伤到你了?”

  宋瑷却没有回答。

  她的心中此时已经被莫大的狂喜填满。

  她还记得在自己的脑海里,宋昭死在了一天前,死在了十五岁的好年纪,死后,他的尸体被虞家大摇大摆地放在了英国公府的对面,宋瑷那时只远远看了一眼便克制不住地落下泪来,可是现在哪里能想到,她已经死去的弟弟竟然又再次活了过来,只是看着他现在的这个样子,事情明显不单纯。

  宋瑷快速地抬眼看向四周,却见此时她与宋昭竟然都被关在一辆囚车中,车边跟了几个狱卒,明显是要将他们押送到什么地方的模样。

  宋瑷低头轻声对宋昭道:“昭儿,我们为什么会被这样关起来?”

  “姐姐,你真的没事吧?”宋昭听着她的话立刻垮了脸,着急道:“你是不是真的被打坏了脑子?”

  “不许胡说,快点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

  “现,现在是我们要被押送到奴隶市场去。”宋昭期期艾艾地说道。

  宋瑷立刻明白了情况。

  宋瑷原是文国公府的嫡长女,后来在爹爹被斩首后被贬谪为了奴隶,抄家后便被运往了奴隶市场,只是这一切都应该发生在三年前,自己十三岁的时候,那么现在……

  她眉眼凝重地看着宋昭问:“昭儿,你现在是几岁?”

  “我今年十二岁。”正是三年前……

  宋瑷的面色微微顿了顿,心中即使在此时已经清明,却还是忍不住为这个事情感觉惊讶。

  宋昭早已经被她清醒后神神道道的态度吓到,于是在忍了又忍后还是没忍住地哭了出来,抱着她的手臂道:“姐姐,你到底是怎么了啊?昭儿就你一个亲人了,你可不能出事啊!”

  “昭儿不要怕。”宋瑷快速摸了摸他的脑袋,安抚着他的情绪,而因为宋昭刚刚的哭喊,果不其然又招来了狱卒的一顿白眼。

  宋昭不敢再哭,只能紧紧靠着她,满心的依赖,而宋瑷也在此时飞快地谋划了起来。

  按照上辈子的记忆来看,再有一个时辰左右的功夫,她和弟弟便会被运送到奴隶市场,可是与此同时,虞苍扬也会出现,将她与弟弟买下来,因为这样,虞苍扬也在京城百姓的心中奠定下了“宅心仁厚”的形象,那时什么都不懂的宋瑷对于虞苍扬这样的举动也是满心的感谢,可是哪里知道,那就是自己一切悲苦的开端!

  这辈子,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让这样的悲剧再次重演。

  宋瑷暗暗地攥紧了拳头,因为之前的一盆凉水,她脸上的污渍被洗掉,现出原本精致的容颜,在初春的暖阳下,倒是折射出叫人惊心动魄的美丽来。

  一边早已经垂涎不已的一个狱卒此时立刻暗暗来到了宋瑷的身边,动作隐晦地靠在囚车边想要去摸宋瑷的手,宋瑷拧着眉立刻感觉出了狱卒的意图,可就在下意识想要躲避的时候,她的心中却浮现出了一个想法。

  上辈子关于这段记忆她还记得非常清楚,一会从一边便会跑出来几个醉酒的大汉撞上他们,而因为有几个狱卒会被吐得全身都是,所以在将他们送去奴隶市场的路上会短暂地停留一会功夫,这就是宋瑷最好的机会!

  此时看着凑到自己身边的狱卒,宋瑷强忍着恶心将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果不其然,在他的腰间,宋瑷瞧见了一串钥匙,那里面就有打开囚车的钥匙。

  宋瑷死死咬着牙,在狱卒摸上自己的手时坚持着没有避开,而是在这时悄悄地用另一只手探向了狱卒的腰间,宋昭显然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于是脸色一下变得苍白,还用手小心地拉着她的胳膊。

  宋瑷自然知道宋昭的害怕,可是此时她只有铤而走险!

  她动作飞快地握上了狱卒腰际的那串钥匙,可就在要小心拔下来时,狱卒的面色却微微一变!

  宋瑷一直小心观察着狱卒的脸色,此时一瞧见他突变的面色便下意识地心中一冷,可到底虚惊一场,她记忆中的那几个醉汉在此时从一边的酒楼里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正好撞上了宋瑷抓着钥匙的狱卒。

  扑鼻的酒气浓重地钻进宋瑷的鼻子里,被撞得正着的狱卒立刻与醉汉缠斗起来,在宋瑷将钥匙不着痕迹地从狱卒的身上拽下来时,醉汉刚好吐在了狱卒的身上。

  酸臭的呕吐物散发出的味道实在叫人头皮发紧,宋瑷亦是在心中默默恶心了一下,而狱卒已经在此时叫开了。

  不只有一个狱卒身上被吐了东西,在处理了这些醉汉后,他们决定去酒楼里面简单清洗一下,可因为囚车里还关着奴隶,所以五个狱卒里留了一个下来看管宋瑷与宋昭。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与宋瑷上一世的记忆重合,她紧紧地握着弟弟的手,心脏跳得飞快,几乎快从胸腔中跳出来。

  看管他们的那一个狱卒漫不经心地坐在囚车前面,背对着他们,宋瑷轻手轻脚地打开了囚车上的锁链,而后拉着还在颤颤巍巍的宋昭便连忙向着远处跑去。

  这一切都进行地很快,宋瑷身上的衣服还带着水汽,因为寒冷,她的四肢也有些微微发僵,可她还是拼命地向着远处跑着,步伐急促,仿佛想要逃开上一世的命运,可就在这时,一道呼喊声已经紧紧追来。

  “你们两个人给我站住——!”


精彩推荐